推广 热搜: 早教中心专用  混凝土搅拌站  带锯床  科格思除尘器滤袋 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  抖音认证  石磨肠粉机  石磨豆浆机  灭火器灌装机  南宁PVC地板胶 

前边是哪个宫的妃子,为何入夜还徘徊在御花园,冲撞了圣驾

   日期:2020-10-12     浏览:3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所以他能躲着不见乾德帝就躲着不见,万一乾德帝见他可爱,要宠幸他怎么办?    尹璁对自己的长相迷之自信,毕竟连美人姐姐都
 所以他能躲着不见乾德帝就躲着不见,万一乾德帝见他可爱,要宠幸他怎么办?
  
  尹璁对自己的长相迷之自信,毕竟连美人姐姐都说他好看,要是不近女色的乾德帝真是个断袖,还看上他了,他这辈子岂不是出宫无望?
  
  眼看着皇帝的仪仗离他这里越来越近,这个时候要走已经来不及了,尹璁只好将自己的身影藏在树干后面。好在他长得瘦,也好在这棵柳树够粗,如果不仔细看,应该是看不出来他躲在树后的。
  
  他一手抱着装芋子的兜袋,一手搂着个肥喜鹊,那喜鹊可能是被宫里人喂得太好,被尹璁抱着居然也不怕,就歪着脑袋一动不动地看着小心翼翼的尹璁。
  
  尹璁屏息凝神,就怕自己一不注意在乾德帝面前露出马脚,这夜黑风高的,万一自己被当成行刺皇帝的刺客,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  
  皇帝要回寝殿,这是必经之路,皇帝的软轿经过树下时,尹璁整颗心都提了起来,紧紧地抱住怀里的喜鹊。
  
  喜鹊大概是被他抱得痛了,轻轻地叫唤了一声,这声音其实微不可闻,但四周实在太过安静了,天又黑,一点动静都能引起人们的注意,加上尹璁心里有鬼,听到喜鹊叫,吓得他差点落荒而逃。
  
  “谁在前面!”
  
  突然,走在皇帝仪仗最前面的几个御前带刀侍卫喝道,尹璁甚至还听到了刀出鞘的声音,他后背的汗毛都被吓得竖起来了。
  
  就在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暴露了行迹,要不要马上离开这里之时,只听底下传来一道柔弱娇媚的女声:“臣妾参见陛下。”
  
  尹璁闻声偷偷从树干后面探出个脑袋,只见一绯衣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皇帝的仪仗前,正对着皇帝的软轿盈盈一拜。
  
  原来侍卫们发现的不是他啊……尹璁呼了一口气,又躲了回去。
  
  这时,尹璁又听到一道不男不女的尖细嗓音问道:“前边是哪个宫的妃子,为何入夜还徘徊在御花园,冲撞了圣驾,该当何罪。”
  
  女子柔柔道:“回陛下,臣妾是永泰殿杨充容,因在御花园赏菊太过入迷,误了时间,又忘了回去的路,才惊扰了陛下,望陛下恕罪。”
  
  杨充容说完,便跪倒在皇帝的仪仗前,大有皇帝不发话,就不起的架势。
  
  那么多人在树下,尹璁动也不敢动,生怕被人发现,只能被迫看一场好戏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